尋求上帝與祂的能力

■ 宣教部  魯學蕙  牧師

台灣最後淨土「台東」2009年有著全台最高人口比的「低收入戶」「身心障礙」「隔代教養」「壽命最短」,負債七十億。剛上任的黃健庭縣長夫人送給丈夫一條「五餅二魚」的領帶,就在提醒他們夫妻「在人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縣長說:唯有禱告能讓台東各項事工推行帶出從上帝來的祝福,因為「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遠見雜誌>2016年「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出來,黃縣長連續三年「坐穩五星」。「經濟及就業」評比更奪下全國第一。縣長說:榮耀歸與神。這些年除了禱告尋求神的智慧與能力,我們不能作什麼。因為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求告祂的名,在萬民中傳揚祂的作為!要向祂唱詩歌頌,談論祂一切奇妙的作為!要以祂的聖名誇耀!尋求耶和華的人,心中應當歡喜!」(詩篇一O五1-3)數算過去六十個年頭,上帝為奉主名而設立,地處偏鄉的埔里基督教醫院施行許多奇妙可畏的作為和拯救。1955年美籍宣教師孫理蓮、鮑伯皮爾斯博士和台灣謝緯醫師到徐賓諾、紀甌惠等埔基創院者,稟持耶穌基督愛人如己之心,獻上自己於埔基。「基督教山地中心診所」原本只有三間房,到今日成為南投區的區域教學醫院。感謝神,藉著歷屆神所揀選的院長,他們生命都在見證:除了禱告尋求上帝的能力,人所能作的實在有限。
記得第一任院長謝緯的話:「在我生命中最偉大的力量,乃是上帝的存在,當上帝和你同在時,你便能作任何工作。要清楚認識每件工作的價值,再運用堅強的意志和信心來完成它。」讓我們一起抬頭仰望那為埔基信心創始成終的上帝,我們將能同心邁向下一個新的醫療傳道里程碑。■

為鄰 為僕 榮神益人

■  埔基第四至八屆董事長 潘俊雄 醫師

埔基第四至八屆董事長 潘俊雄 醫師  感謝天父上帝六十年來以慈愛與恩典陪伴埔里基督教醫院,從早期山地醫療診所、竹管厝、到今天成為區域教學醫院,篳路藍縷一路走來不管順境逆境,豐盛還是不足,上帝感動與差派許多的機構與人士成為醫院的天使,使我們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創院之初,早期宣教士本著醫療傳道之使命及愛鄰如己的初衷,比照當時除了先進的醫療專業外,更憑著愛神愛人的心,委身在大埔里地區服事身、心、靈有需要之人,這樣的精神一直延續下來,更在2004年1月16日在埔基教堂由董事會主持「愛鄰如己」院訓經文佈達禮拜,用意是讓全體員工瞭解本院的核心理念,更期勉員工發揮好撒瑪利亞人「愛鄰如己」的精神,將理念化為行動努力來服事大埔里地區的百姓。
聖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告訴我們「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愛」是這世上最大的價值,若有最華麗的建築物,最先進的醫療儀器設備,最充足的人力資源,但沒有了「愛」仍對人無益,也無法實踐天父上帝的旨意,因此我們更應該本著「愛鄰如己」的核心理念,在日愈艱困的醫療環境中,盡最大的努力,發揮醫療的專業與真誠的愛心,實際且深入的來服事我們的鄰舍,榮耀主名。 ■

全民健保 健康存摺 健康帶著走

■  病歷/業務課  徐婉齡  課長

您申請「健康存摺」了嗎 ?
每個人的手裡可能有好幾本銀行存摺,對於自己有多少帳戶一清二楚,但對於健康情況,像是一整年到底看了幾次病、看了哪些科別、曾經吃過哪些藥,您真得清楚嗎 ?
老年生活要活得好,除要有基本儲蓄外,最重要的還是身體健康。如果想要掌握自己的健康狀況、就醫用藥資料,可別錯過申請衛福部健保署的「健康存摺」。
「健康存摺」由中央健保署推出,並已於全球資訊網建置「健康存摺系統My Health Bank」系統,提供民眾可即時、便利地取得及查詢個人最近一年就醫醫療資訊多達11種之多,包括:個人的門診及住院資料、牙科健康存摺、中醫健康存摺、過敏資料、檢驗(查)結果資料、影像或病理檢驗(查)報告資料、出院病歷摘要、器捐或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成人預防保健存摺、預防接種存摺等等資料。另外,亦可透過系統查詢「健保卡狀況及領卡紀錄」與最近一年被保險人身分投保之「保費計費明細」。(※健康存摺系統持續精進中,會再陸續新增資料)

查詢「健康存摺」優點
目前申請健康存摺的民眾還不算多,主因大多數人還不知道它的好處。究竟申請健康存摺有哪些好處呢?
健保署共列四大優點,其一是「管理自我健康」,民眾可以透過健康存摺了解自己的看病歷程、過敏史等健康大小事,並可利用就醫資料事先安排就醫、預約洗牙或成人預防保健等服務,提升健康自主性。其二是「便利醫病溝通」,民眾可以將資料列印出來或存放至行動儲存裝置,就醫時出示「健康存摺」資料供醫師參考,讓醫師能有效掌握跨醫療院所的就醫狀況,進而做出正確的處置及對症下藥。
第三個好處是「方便資料取得」,健康存摺是整合跨機關的健康資料庫,讓民眾在單一入口即可取得多元資訊,減少不同機關往返的不便。最後是「珍惜健保資源」,健保署認為,透過健康存摺讓醫療院所申報費用資料透明化,同時亦可了解自身一年來所自付的醫療費用,以及全民健保採互助機制幫忙支付醫療費用的情形,可以讓民眾更珍惜醫療資源。

要如何申請、下載我的健康存摺呢?
申請方式相當簡單,利用電腦、讀卡機,使用自然人憑證或健保卡通過身分驗證後,即可申請下載自己的「健康存摺」。平時也可以手機查詢健康存摺,只要下載「全民健保行動快易通APP」,點進健康存摺專區,用手機取得裝置認證,再登入帳號密碼,便可點選存摺資料申請。

要如何申請、下載我的健康存摺呢?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http://www.nhi.gov.tw/webdata/webdata.aspx?menu=18&menu_id=976&WD_ID=976&webdata_id=4952

電腦版:使用健保卡、自然人憑證
請先準備「健保卡或自然人憑證」及「讀卡機」。
使用電腦上網連結至「健康存摺系統My Health Bank網(https://med.nhi.gov.tw/ihke0000/IHKE0100S01.aspx)。
首次申請,請先看「新手上路3步驟」。
依系統操作說明,將健保卡插入讀卡機後再輸入密碼。登入後,按「資料申請」,於申請結果中視需要選取資料起迄期間,再按「下載」,即可取得自己的健康存摺囉!

手機、平板APP版:全民健保行動快易通APP
請先利用智慧型手機至Play商店,下載全民健保行動快易通APP。
使用已註冊之健保卡或自然人憑證至健保署網站完成行動裝置身分認證綁定。
輸入帳號(身分證號)及密碼,登入「健康存摺」APP版,以後申請「健康存摺」皆不需再使用健保卡或自然人憑證及讀卡機。

臨櫃申請:健保署各分區業務組及聯絡辦公室
只要攜帶本人健保卡、身分證到健保署各分區業務組及聯絡辦公室,就可以臨櫃申請註冊,自行下載健康存摺哦!

部分健保特約醫療院所、公所及保險公司
部分醫療院所、公所及保險公司有設置健康存摺專用電腦,您可攜帶健保卡(如尚未完成密碼設定,需再準備戶口名簿戶號及戶籍地址)至全國300多處「健康存摺」查詢據點自行操作及下載健康存摺。(詳細資訊請參考健康存摺網頁首頁>公告事項)

埔基提供健康存摺查詢服務
為提供本院就醫民眾及家屬能可即時、便利地取得健康存摺資料,因此本院特別於B棟1F業務課住診暨身心障礙特別服務區設置健康存摺查詢處,供民眾自行或可由批價櫃員協助登入健保局VPN系統查詢健康存摺系統資料 (該區附有操作步驟手冊供查詢),歡迎民眾可多加利用與洽詢。
(健康存摺查詢-本院9號櫃台)
※貼心小叮嚀:臨院辦理第一次申請註冊,請務必攜帶健保卡及戶口名簿(戶號),才使得註冊開通喔!

認識糖尿病 早期及時的胰島素治療

■  新陳代謝科 黃芳專 醫師

一位39歲女性,過去沒有任何疾病史,因雙腳水腫,從地區診所轉介而來。實驗室檢查發現有嚴重的蛋白尿,同時合併高血糖、高血壓、血脂異常等現況。排除原發性及次發性腎臟疾病等其他病因,證實為糖尿病腎病變。空腹血糖>250mg/dl,隨機隨糖>350mg/dl,糖化血色素高達13.6%(正常值<5.7%),合併口渴、多尿、體重減輕等嚴重高血糖的症狀。視網膜檢查亦發現有視網膜病變。考量個案年紀較輕且為新診斷糖尿病、且血糖很高,合併有糖尿病併發症出現,因此建議早期使用積極的胰島素治療(一天至少打兩次的預混型的胰島素),希望能快速達到血糖穩定、減少後續併發症的產生為首要治療目的。
個案一開始對胰島素治療有很大的疑問,認為自己還很年輕,而且剛罹患糖尿病,為什麼就要馬上打胰島素?因此和個案解釋早期使用胰島素治療的好處,加上積極配合飲食控制和運動,打胰島素只是短時間的過程,有機會很快就能換回口服降血糖藥物,而且對於血糖控制會變得容易許多。經過和個案討論之後,當場同意胰島素的治療,以一天兩次預混型胰島素,隨早晚餐注射的模式施打。
個案施打胰島素兩週後,空腹血糖值顯示介於90-110mg/dl,飯後2小時血糖值介於100-160mg/dl,都有達到預期的標準。因為血糖控制有顯著的進步,而且水腫、高血壓的情況也有明顯改善,個案表示願意再施打胰島素兩個月。兩個月後,血糖仍有持續達標,糖化血色素從13.6%降到5.9%,已接近正常人的糖化血色素。個案表示因為工作忙,施打胰島素不方便,因此改為口服降血糖藥物早晚一顆使用。三個月後個案再回來追蹤,糖化血色素維持並進步到5.8%,且完全沒有低血糖的現象。而蛋白尿已經完全消失,個案很滿意目前的治療現況。事實上這不是單一的特殊個案,其實已經有許多第二型糖尿病新診斷個案,受益於早期的胰島素治療。
第二型糖尿病的致病機轉十分複雜,主要的原因和胰島素阻抗合併胰島β細胞功能或數量衰退有關。在過去,第二型糖尿病患者治療的傳統方式是一種「階梯式療法」, 也就是患者在患病初期,首先採取的是飲食、運動的治療,當糖尿病進展到一定的程度,則開始服用單一藥物進行治療。如果一段時間後,這種藥物對病情的仍無法控制,則開始合併多種口服藥物的聯合治療。等到口服藥物已經無法對患者的病情進行有效的控制後,醫生們才會拿出自己的殺手鐧—-「胰島素」!因此;在傳統治療模式下,需要使用胰島素進行治療的第二型糖尿病患者,病情往往已經十分嚴重。這種傳統的治療方式,使用的藥物越來越多且越複雜,最終非得使用胰島素不可,個案的心理壓力也會越來越大,對糖尿病的治療最終會失去信心。
早期積極介入胰島素治療則反過來,從一天多次胰島素,轉換到一天一次胰島素,最後調整為口服降血糖藥物。治療過程如倒吃甘蔗,藥物不斷的在減量,且能維持較長時間血糖的穩定。
這種治療方式,來自於近年來多篇關於「早期胰島素介入治療」的研究(註1)。代表性的為2008年來自中國大陸的研究(註2),發表在著名的醫學期刊Lancet,新診斷的第二型糖尿病個案,血糖偏高,糖化血色素平均9.7%,這些個案接受數週的積極胰島素治療,如連續性皮下胰島素注射(continuous subcutaneous insulin injection)或每日多次皮下注射胰島素(multiple daily injections),並在數週內將血糖控制在正常範圍內,發現治療後的體內胰島素的分泌功能有顯著的改善。
之後則停止所有的胰島素治療,單靠飲食、運動等生活型態介入治療。一年後,追蹤顯示仍有將近一半的病人,在完全不需要任何降血糖藥物或胰島素下,血糖仍可維持在正常範圍之內。
研究當中的對照組一開始只使用口服藥,在幾週內設法讓血糖回到正常範圍內,之後停藥。發現一年後只有1/4的人尚在正常範圍內,且胰島素分泌功能明顯不如使用胰島素的組別。之後還有多篇的研究都看到類似的結果。雖然尚未明瞭其中機轉,但當中包含快速下降糖毒性(glucotoxicity)、降低脂肪毒性(lipotoxicity)、降低發炎反應和對β細胞的保護作用、改善β細胞對腸泌素的反應等都曾被相關文獻提出探討。其中特別重要是在對胰島β細胞的保護作用,從體外補充胰島素,讓原本分泌壓力很大,已經疲累衰竭的胰島細胞得到足夠的休息,之後就有機會能夠恢復部份的分泌功能,這是口服降血糖所無法做到的事。尤其第二型糖尿病個案,在診斷初期,雖然血糖只有些微的上升,但是胰島功能已經衰退到不到一般人的五成,而且胰島功能會隨著時間,持續自然的衰退。特別是長時間處在高血糖環境下,產生的血糖毒性,會讓胰島細胞更加快速凋亡。所以如何保護這些殘餘的胰島功能不致快速衰退,是對於第二型糖尿病很重要的治療目標!
早期且及時的胰島素介入治療,能夠短時間內減少血糖毒性,改善胰島功能,讓胰島細胞得到足夠的休息,保護殘餘的胰島細胞,恢復部分的功能。這些殘餘的胰島細胞的功能,對於後續改用口服降血糖藥是否能夠產生效果,是很重要的關鍵。
上述早期積極胰島素治療,很重要的是強調”早期”,如果在糖尿病晚期才介入,其胰島細胞大多已經凋亡,使用胰島素能提供的保護效果就很有限。可能就必需長期施打胰島素來維持血糖恆定,不像早期患者只要短期的胰島素施打,就能很快改回口服藥物。
另外,配合飲食的控制,這是非常重要的!沒有飲食的控制,單靠胰島素治療,血糖是不可能達標,更遑論達到保護胰島細胞的功能,因此,個案需配合糖尿病衛教師的飲食建議,避開高GI值的食物,例如含糖飲料、餅乾等。
最後,許多個案對於早期胰島素治療會有許多常見的疑問;打胰島素是不是都是糖尿病很嚴重的人才要打針? 剛診斷糖尿病為什麼就要打胰島素? 打了胰島素是否就一輩子要打下去? 打胰島素是不是像毒品一樣成癮? 打了胰島素之後,改用口服降血糖藥是不是就沒效? 我想這些問題,在看完本文後已經很有明顯答案,早期胰島素的治療是相對安全的,且能提供患者”當下”和”長期”更好的血糖控制,減少併發症。並能扭轉傳統療法中,藥物越用越多越沒效的困境。■
參考文獻
註1: Early insulinization to prevent diabetes progression. Diabetes Care. 2013 Aug;36 Suppl 2:S190-7
註2: Effect of intensive insulin therapy on beta-cell function and glycaemic control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type 2 diabetes: 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parallel-group trial. Lancet. 2008 May 24;371(9626):1753-60.

認識胰島素治療的迷思

■  糖尿病衛教師 石麗美

我的母親年近80歲,平常參加老人活動中心的活動,閒暇時種種菜,菜園常常是種滿青菜。事實上我的母親罹患糖尿病已超過30年,罹病後遵守醫師囑咐,飲食控制,並且每天按時注射胰島素,注射胰島素也已超過15年,血糖一直都控制得當。我常以母親切身經歷,鼓勵病友克服對胰島素治療的恐懼,就不必害怕糖尿病,即使是病友也能享受快樂人生。反觀陳先生52歲,三年前血糖控制不好,糖化血色素高達13%,體重下降,醫師建議注射胰島素,陳先生不接受而且消失了兩年,當我們再見到陳先生時,真可用骨瘦如柴來比喻,沒有體力去工作,經檢查的結果出現了增殖性視網膜病變,及腎臟病變。雖然立即接受了胰島素治療,漸漸的也有體力去工作,但是合併症已發生,有生之年可能要面臨失明及洗腎的命運。
您的胰島素觀念夠清楚嗎?是不是有這些迷思?注射胰島素…完了,我的病沒救了!胰島素治療已有80年的歷史,至今仍可聽到民間不斷的流傳:『打胰島素會洗腎』『打胰島素會失明』『打胰島素會上癮』『打胰島素代表病情很嚴重』等等。讓我來一項項解除您的迷思。

迷思(一):注射胰島素會導致失明或洗腎?
不是的。
糖尿病人的失明或洗腎,並非胰島素引起,而是肇因於未能好好控制血糖,導致眼睛或腎臟發生併發症。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需要積極控制血糖。注射胰島素可以補充不足的胰島素,減少併發症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注射胰島素不但不會導致失明或洗腎,而是可以避免失明或洗腎情形。

迷思(二):注射胰島素會上癮嗎?
不會的。
正常人體就會分泌胰島素,糖尿病人注射胰島素的用意就是在彌補體內無法正常分泌胰島素的不足。會有這樣錯誤的觀念可能是因為過去必須使用針筒注射胰島素,不知情的人會跟藥癮產生不當聯想,現在新的筆型注射器,可以解決糖尿病人被誤會的困擾。

迷思(三):注射胰島素是否代表糖尿病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
不是的。
注射胰島素是為了避免血糖過高而發生併發症,出現併發症才是真正的病情嚴重!胰島素與口服降血糖藥物相同,是治療糖尿病的一種選擇。依據糖尿病人的情況不同,可採取不同的治療方式治療。當胰臟內的胰島細胞功能逐漸衰退,使得胰島素分泌不夠,口服降血糖藥就可能無法達到血糖控制目標,此時就該合併胰島素治療,幫助穩定血糖。

迷思(四):注射胰島素能拖延盡量拖延?
不是的。
高血糖產生的葡萄糖毒性,會使胰島素分泌量與對血糖的調節能力進入惡性循環,造成越拖越嚴重,治療時機的一再錯失,會使得注射胰島素治療的選擇性變少,最後只能以一天三至四劑的胰島素注射方式來控制;相反的,及早使用胰島素治療,都有可能是階段性的治療,在血糖得到幾個月的充分改善後,再回到僅以口服藥治療的狀態。

迷思(五):注射胰島素很痛?
不會的。
因為胰島素有專門設計的注射器,針頭很細,和頭髮的粗細差不多,所以注射時並不太感覺痛,而且注射後的傷口極小,不需擔心傷口的問題。

迷思(六):注射胰島素是不是很麻煩?
不會的。
現在的胰島素注射筆大小粗細就跟白板筆差不多,容易攜帶,而且注射方法很簡單,每家醫院都有專業的糖尿病衛教師,衛教胰島素注射技巧,不用擔心不會使用胰島素注射的問題。

迷思(七):注射胰島素可出國旅行嗎?
可以的。

  1. 旅行中胰島素不用放冰箱,放在室溫下陰涼處 (攝氏30度)即可。
  2. 若是到溫度較高的地方旅行時,可以攜帶保冷袋,以維持胰島素的穩定。
  3. 為避免溫度的影響,胰島素不可置於車上或飛機的託運行李,最好放在隨身行李中。
  4. 準備足夠的劑量:約旅行天數兩倍量的胰島素,分成兩份,一份自己攜帶一份親友幫忙攜帶,以防胰島素遺失時還有另外一份。瞭解胰島素的保存方式,糖尿病患也能安排長程旅遊喔!

胰島素其實不是藥物,而是人體細胞分泌的一種荷爾蒙,糖尿病患者在罹病幾年後,胰島細胞功能會逐漸衰退,使得胰島素分泌不夠,必須補充外來的胰島素,預防糖尿病併發症。您對胰島素觀念已經清楚了嗎?注射胰島素不可怕,可怕的是您放棄了一切可用的療法。■